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為什麼你要讀研究所?

各位同學,畢業在即,不知大家想好未來兩年內要做什麼沒有?我們在這裡提供一個選項給你參考:加入我們的景觀設計研究所。在系上多讀兩年研究所有什麼好處?我想這是大家一定會問的問題,在此我提供幾個個人觀點:

1. 在這裡可以鍛練你的思考能力。
思考能力?這四年不都在鍛練嗎?你說。我的看法剛好和你相反,我們在大學部的訓練其實比較偏重視覺美學的訓練,在邏輯思考方面其實相對欠缺。你可以想想:每次設計從分析到概念,概念再到方案之間,其間的連貫性真的很周密嗎?其間是不是有太多的假設,其實未必成立?是不是還沒有把問題想清楚,總評就到了?如果你曾經反省過上述問題,那歡迎你來研究所把那些問題想清楚。但為什麼我需要那麼嚴謹的思考能力?你問。好,答案如下⋯⋯

2. 嚴謹的思考能力是景觀設計團隊領導者必備的特質。
這個年代沒有人是單打獨鬥,所有的設計方案都是由團隊合作而得出的。但在一個設計團隊之中,誰是最重要的人?答案不是只會畫圖、會做設計的人,而是會協調、會寫報告書、會上台報告的人。而這個人必須能夠在短時間內抓到課題、分析課題、條理分明地用語言或文字表達設計構想。這些分析與表達,就需要你有更高度的邏輯思考能力,這也是我們研究所教育所特別側重的面向,也是你在外面工作環境不易培養的能力。好吧,但本系研究的老師不都和大學部一樣嗎?她(他)們講的東西我都聽過了。你說。嗯,好問題,讓我用第三點來回答你⋯⋯

3. 對研究方法與設計方法的重視,是我們研究所和其他所最不一樣的地方。
我們利用一系列的方法課程,培養你獨立思考的態度與能力。從研一到研二上,都有必修的方法課程,而其他專業課程則多為選修,你可以配合自己的興趣去修。接下來就要回答你剛才的疑問,的確,老師都和大學部是一樣的,但是老師們上的東西可完全和大學部是不同的。其實大學部的課程是比較基礎的,而老師們在研究所開的課則是自己最專精的強項,也因此其深度、廣度、甚至主題都是你在大學部聽不到的。那學費很貴呀,你抱怨道。的確,學費真的不便宜,但是有些方法可以稍微緩和這個問題⋯⋯

4. 奬助金的機會。

有幾個奬助金的機會。第一、如果你大學部的分數在全班前15%,經由甄試入學,那第一年的學費全免。第二、系上每年都有教學助理的工作可以申請。第三、老師們多有研究計畫在進行,可以申請擔任研究助理。另外還有其他校內奬助學金,不在些一一贅述。這些奬助金雖然不能扺免所有的學費,但是或多或少可以減輕一點你的經濟壓力。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都市開發工具如何更新?打破私有產權至上的執念

(本文發表於2016年11月7日udn鳴人堂)

上個月二十七日,高雄果菜市場徵收自救會會長北上蔡英文總統住所進行食抗議,後因身體不適送醫急救。在同一個陳情地點,因市地重劃而面臨迫遷的台中黎明幼稚園園長也以自殘的方式進行抗爭,並一度因失蹤而引發媒體的關切。這兩個不幸事件在近日引發了社會的關注,但其實它們不過是近年來一連串迫遷事件當中,兩個剛好發生在你我眼前的事例而已。

在士林文林苑、栗大埔等類似的案例中,雖然迫遷的際遇經常搏得社會大眾的同情,但是政府官僚仍能以「依法行政」為名,無視抗議民眾的訴求,直接將推土機開進居民家裡。也有部分民眾僅管同情當事人,但卻認為法律的執行不應因人而異,否則守法者豈非都是傻子。另一方面,反迫遷團體則是強調人民的財權受到憲法保障,若非符合公益性與必要性,國家不能予以強徵。這些不同法當中,誰比較站得住?哪一種觀點比較合理?哪一種見解比較符合我們對正義的期待?

在高雄果菜市場的爭議中,對於迫遷是否佔用公地,居民與市府兩方各執一詞,但是市府在堅認迫遷違法佔用的前提下,仍展開了拆除工作。假設若土地權屬真歸於市府,政府進行拆除也許符合現行法制,但是它合理嗎?或者反過來問,如果迫遷真的沒有土地所有權,那我們要在什麼基礎上主張他們的生存權與居住權?

在黎明幼稚園的例子中,由於重劃範圍同意的地主超過一半,因此法院宣判重劃會勝訴,並已申請執行拆屋。既經法院判決,那自然是合法了,可是少數小地主的生存權與居住權又該如何保障?莫非憲法只保障大地主的財?如果合法的程序到頭來卻造成了不合理的結果,那就到了需要檢討現行法制的時候了。

面對重劃與徵收兩個都市開發工具所引發的問題政部日前也開始著手檢討市地重劃之相關規範,修正方向包含提高法源依據、計畫書核定前召開公聽會、同意門檻從2分之1提高到4分之3、開放市地重劃抵費地讓售給社會住宅以安置居民等。然而,這些作法仍建立在對土地所有權人的對偏坦上;誰有土地,誰就可以話,誰的土地越大,誰的聲音就越大。在表面上,這樣似乎貫徹了憲法對於財權的保障,但是實際上卻造成對依賴這些土地而生存的非所有權人在基本權利上的損害。上述兩個案例所顯示出的困局正在於 : 如果沒有私有權,那麼個人還有居住權與生存權可言嗎?

事實上,對於私有權的執迷,始自英國的立憲運動以及法國大革命,其本質上是資階級的意識形態,而財權的神聖化乃是其要旨。這種意識形態不僅充分反映在十八、九世紀的憲法文件,也成為當今資本主義國家法制的終極目的。到了今天,土地已徹底成為市場上的商品,分別為個人、公司法人、以及國家所擁有。

有人或許會問,國家擁有的土地難道不是公有財嗎?這個問題,如果我們記得馬克斯的那句名言,「國家只不過是資階級的管理委員會」,就會立刻了解,所謂公有地經常都是假公濟私的手段。因此,私有權像是一個看不見的網羅,在法律與制度的支持下,界定了權力的行使,籠罩且支配了我們的空間及生活。 這麼來,私有權的保障到底,只不過是一種為既得利益者服務、維持不公義社會運作的體制。但話回來,在不對徹底革命抱持幻想的前提之下,我們能做什麼?其實,歷史中倒是有一些特別的土地制度可供我們參考,在此舉兩個例子來明。

第一個例子是存在於中世紀傳統英國農村裡的共享地(the commons)。每一個共享者都擁有在共享地上放牧的權利,但共享地本身並不是資,而這些由共享者擁有的權利,既不能被交易買賣,也無法被棄,是一種不能讓取的權利。另一個例子則是存在於清朝台灣的耕權。荒地的墾首向官方請墾之後,可以招攬佃來耕作;特別的是,佃雖然沒有土地所有權,但是卻擁有永佃權,也就是世代可以在此耕作的權利。


上述兩個例子,共享地和耕權雖然發生在迥異的社會中,但是它們卻分享了一個共通的精神 : 土地是同一個社群中,大家共同謀生、共同管理的工具,土地不應該為了進行個人財富積累的目的,而被任何人所壟斷。

今天我們所處的時空條件當然與過去不同,但是土地作為社群共同謀生工具的概念能否能作為當今都市開發工具改革的一個參考點呢?如果我們能改變私有權至上的執念,而將「誰居住在土地上、進行什麼生活動、創造什麼社會網絡」置於公共政策論辯的核心,那麼在處理諸如果菜市場或黎明幼稚園等事件時,我們將能獲得更大的社會共識,從而創造出一個更加民主與正義的城市。




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文化遺產與認同建構:台北與香港的歴史保存政治

(本文刊登於藝術學報第五期)

摘要:

許多城市研究者都指出,歴史保存對當代城市而言,是一種塑造獨特地方意象以吸引觀光客或商業投資的手段。然而對於曾身為殖民地的東亞城市來說,只從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歴史保存,可能會忽略歴史性地景在政治與文化向度的重要性。因此,本文以台北與香港的殖民地景保存為對象,試圖理解歴史保存在認同政治中所扮演的角色。在對台北的「首都核心區」、「府前廣場改造計畫」、樂生院保存運動,以及香港的香港歴史博物館、屏山文物徑、天星碼頭與皇后碼頭等個案進行分析之後,本文發現,台北與香港殖民地景的詮釋與再現,與不同社會行動者身分認同建構的計劃相關。其中,由國家啟動的殖民地景保存方案,傾向於營造一種有助於維持統治正當性民族記憶場所;相對地,因為抵擋都市再開發而形成的殖民地景保存運動,則營造出一種關乎公民參與、人權與正義等集體認同的社會記憶場所。在一個去彊域化的世界裡,這兩種歴史保存計劃都可視為不同社會行動者再彊域化的策略,也恆常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







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民間版塭仔圳重劃發表會議報導(新莊報導)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烏托邦論壇 討論塭仔圳市地重劃案


烏托邦論壇參與民眾。           攝影/何榮泰

【記者張家恩報導】「新莊百年願景-─烏托邦論壇」十一月十五日下午舉辦「公民發聲暢談塭仔圳」。輔仁大學景觀設計學系副教授顏亮一提出民間版計畫,主張塭仔圳重劃的規劃原則為:「考量現實發展狀況」、「先安置後拆遷」、「與水共生」和「以合理人口成長預測,進行土地使用分析」。

烏托邦論壇當天上午進行「騎讀塭仔圳」,以車隊繞過塭仔圳市地重劃區;下午在新泰活動中心舉行公民發聲。活動主辦之一的新莊社區大學企畫及美編專員楊雨青表示,二○一三年時她開始注意到新莊的規劃,二○一四年發布「新莊願景公民宣言」,探討新莊老街、樂生療養院及塭仔圳重劃案,鼓勵居民關心自己生活的地方。
 
新莊第四選區綠黨立法委員參選人賈伯楷表示,他與顏亮一從七月開始審查新莊地區,並重畫一份「民間版塭仔圳重劃計畫」。
 
顏亮一在民間版計畫中,提出新北市政府規劃的六個問題。新莊地區工業區原是金屬加工聚集地,工廠拆遷後可能會造成產業鏈瓦解;新莊在地的文化資產未被考慮,例如李石樵故居。人口成長預期過高,市府預估有九萬人,但審查後預估四萬人,加上人口成長率下降,政府卻將住宅率修為百分之四十四。
 
民間版計畫也指出,迫遷居民無安置計畫,居民的土地重劃後只能分回約七坪土地,不符合最小建地坪數,補償金額不夠買附近的房子。違背土地使用分區計劃作業流程,沒有詢問居民意見就開始計劃。土地使用規劃面積計算有疑慮,以65號道路為例,已經開發過卻算入重劃總體面積,將道路規劃成綠園道。最後是缺少詳細的財務計畫。
 
針對六個問題,顏亮一提出重劃目標:建構塭仔圳田園城市,注重永續發展,兼顧工、商、農業平衡,打造住得起的家。「我們贊成改變,但要用最公平的方式。」
 
顏亮一表示,最主要要保留聚落、文化資產,並建社會住宅優先安置重劃區民眾,只租不售;設立公園以及都市農業,其中農業帶能夠成為滯洪帶。並提出社會工廠的概念,市府透過徵收手段取得土地,將原有工廠移至鄰近閒置工業用地。
 
蔡姓律師表示,市地重劃的概念是使用者付費,但公共設施要求居民負擔並不公平。公辦重劃不需要居民同意書,異議超過二分之一市府才會重新擬定計畫,但不一定會照民眾建議修改,最好的方法是辦有法律效益的聽證會。
 
塭仔圳計畫民國八十四年開始規劃。新莊居民陳先生表示,建設都是為了後代子孫,新莊有豐富的人文歷史,希望新北市議長蔣根煌服務處能將民意傳達給市府。

輔大商城自救代表表示,市府規劃沒有考慮到細節,重劃後的住宅都蓋給外地人,在地居民即使補償也買不起,當年規劃過程都沒有座談會,人民沒有發聲機會。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彈彈舒伯特的奏鳴曲



練習鋼琴的時間真的很少,不過保持一個興趣,以後老了比較不會無聊。

點以下連結可以收看,彈得不怎麼樣,與君同樂:

彈彈shubert